Fish Fingers and Custard.

【Gramander】Almost lover(NC17)

嚎啕大哭。

聆泠_懒萌懒萌:

*一发完结


*两条时间线,为了方便阅读,普通字体是现在的时间线,加粗字体是1927年时间线。


*因为小破车的缘故,半途微博。


正文:


01


Arvin Grant敲响这间坐落在斯塔德兰湾旁的小屋的门时,忍不住又核对了一下手中的地址。


冬天凛冽的海风让他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把大衣裹得更紧一些。


然而就算是英国连续不断的阴雨天也无法影响到他现在激动的心情。


等了些时候,门内逐渐传来缓慢的脚步声,Arvin立刻把手从兜里掏出来,然后小心的拿出衣服内侧口袋里的信。


门开的瞬间,屋子里的温暖和面包的香气就传了出来。


“Excuse me,请问您是Newt Scamander先生吗?”Arvin盯着眼前的人,嗓音都有些发抖。


“是的,请问您是?”Newt上下打量了一下门外的少年,典型的美国口音和美式打扮。


“我叫Arvin Grant ,是Hailey Kowalski的同学,”Arvin有些羞涩的介绍自己:“我这次来是受Queenie Goldstein女士所托把这封信交给您。”


Newt接过信,辨识了一下上面的字迹,把门开大了些:“很高兴认识你,Grant先生。你看起来很冷,为什么不进来烤烤火呢?”


“谢谢您!”Arvin跟着Newt进了门,礼貌的帮他把门关上。


“到底也是到了经受不起跨国旅行的年纪了,”Newt腿脚不太灵活的带着Arvin走进温暖的起居室:“不过我很好奇,她为什么没有让猫头鹰送信而是麻烦你特意送过来?”


“实际上是我请求Goldstein女士让我送信的。哦,谢谢,”Newt示意他坐下,并把一碟下午茶茶点推到他面前。Arvin受宠若惊的搓了搓手,道谢后继续回答Newt的问题:“我恰好来英国见一个霍格沃茨的老朋友,更重要的是,I’m your big fan.”


Newt看起来有些惊讶。


“《神奇动物在哪里》,真是太棒了。”Arvin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很遗憾它并不是IIvermorny教科书,但是我非常为它着迷。所以能亲自见您一面一直是我梦想。”


“很高兴你能喜欢它,”Newt笑了一下:“要知道,霍格沃茨有些淘气的孩子只喜欢在上面涂涂画画。”


三只耳朵出奇的大的带着斑点的像猫一样的动物突然互相追逐着跑到两人之间,有一只甚至还撞上了Arvin的腿。


“哦!这是您的猫狸子吗?”Arvin惊喜的看着它们:“我知道它们,邓布利多教授的序里有提到过它们,Hoppy、Milly和Mauler是吗?”


“现在我不得不相信你是我的忠实读者了,”Newt让猫狸子们跳上自己所在的沙发:“Hey ,小家伙们,你们好吗?”


Newt一只一只的给Arvin介绍他的猫狸子们,Arvin也非常乐意听到那些饲养猫狸子的心得。直到他的视线被另一只慢慢走过来的猫狸子吸引了——


那是一只毛色及其少见的猫狸子,全身几乎都是黑色的,之后爪子和肚皮的边缘处有些条纹状的白色。


“书里并没有提到您还有第四只猫狸子。”Arvin对它很有兴趣,Newt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发现了那只猫狸子。


“邓布利多教授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Newt俯身把它抱起来,轻柔的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这只猫狸子不像其他三只那样活泼,安静的趴在Newt身上,闭上眼睛让Newt帮他梳理毛发:“实际上他并不经常出来走动。”


“他很特别。”Arvin敏感的察觉到Newt用了他而不是它。


“是的,他陪了我大半辈子了,是年纪最大的一只,”Newt的眼睛温柔的落在那只猫狸子身上:“Hoppy它们都是他的孩子。”


“他叫什么呢?”Arvin被Newt的情绪感染,说话声音也放轻了许多。


壁炉里的火苗发出噼啪的声响,Newt抚摸猫狸子的手指顿了顿,良久他轻缓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Percy.”


02


1927年的纽约,罕见的下了两天的暴雨。


“Percy?”青年从柔软的床上醒来,头发胡乱的卷翘着。随意套了件扔在枕边的衬衫,圆润的脚趾踩在地毯上,打着呵欠去找坐在不远处桌子旁的男人。


“Hey ,darling.”Graves放下笔,揽过Newt的腰让他坐在自己的膝盖上:“吵醒你了?”


Newt迷迷糊糊的把头靠在Graves的肩膀上,眼睛又闭起来:“天还黑着,你怎么起来了?”


“国会那边有一点急事想要征求一下我的意见,”Graves像是哄孩子睡觉一般轻轻的拍着Newt的后背:“很快就处理好了。”


Newt模糊的嘟哝了一声,约莫是抱怨休假还要被打扰,把头窝在Graves的颈弯。


温暖的炉火,湿润的空气和爱人的气息。


Graves以为他又睡过去,半边身子给他做枕头,另半边身子继续写未写完的文件。


Newt的眼睛留了一条缝隙,悄悄地用余光看着那张薄薄的纸。


明明是封书信。


他看了两句,嘴角紧紧地抿了抿,又把眼睛闭回去。


一道闪电猛的闪过夜空,随后是震耳的雷声。


Graves和Newt都被吓了一跳,困意消退了大半。


“你说会不会是Frank回来看我了?”


Newt想起一年前放飞的雷鸟,回头去看沾满水雾的窗户,纤细的脖颈扭过去,露出形状优美的锁骨。


“非要我说的话,”Graves把唇印在他的耳后:“你简直不知道你自己有多性感。”


Newt回过头,脸颊上染着一层薄红。Graves爱极了他害羞的模样,托着他的后脑把他拉下来细细的吻。


Newt推他:


“你不是还有文件要处理吗?”


Graves把纸笔推到桌子的另一侧,伸手把Newt抱到桌子上,身子挤到他的双腿之间抚摸他衬衫下的身体:


“我猜他们可以等。”


“Percy,睡前我们刚…”Newt努力想把Graves的头从自己身上揪起来:“你——”


“都是你的错,”Graves咬他的耳朵,柔声责备他:“谁让你是我的珍宝,我爱你身上的每一寸。”他的手指爱抚过Newt身体:“每一刻我都想要亲吻它们。”


Newt全身都因为Graves的话泛起漂亮的粉色,脸上更是红的像是要冒出蒸汽来。


Graves伸手去解自己的睡袍带子——


 


几声奶声奶气的猫叫却不合时宜的打断了他的进一步动作。


Newt和他一起扭头朝地上看去,一团小小的、毛茸茸的猫狸子幼崽正咬着Graves的睡袍用力的拽着。


“…嘿,你怎么了?”Newt一瞬间就抛弃了Graves,他快速的跳下了桌子蹲在地上把那只猫狸子幼崽抱起来。


细小的猫叫声还是没有停,Newt让它趴在自己的肩膀上,转身朝储物架走过去:“我猜你是饿了,要不要来点牛奶?”


Graves看着那只舔着爪子向自己透出敌视眼神的猫狸子有些无奈:“为什么我觉得它只是见不得你和我在一起。”


“你是在嫉妒一只猫狸子吗?”Newt用小碟装好了牛奶放在地上,转头却瞥到衣架上Graves的大衣,突然就笑了起来:


“Percy ,我想我知道给这个小家伙取个什么名字好了。”


“嗯?什么?”Graves牵着他的手把他揽到怀里。


“你不觉得它们很像吗?”Newt指了指Graves 的大衣和猫狸子带着白边的黑色皮毛。


“哦不……”洞悉了Newt的意思,Graves眉毛都夸张的耷了下来。


“就这么定了,”Newt捧着他的头亲他的眉毛,哈哈笑着重复着猫狸子的新名字:“Percy , Percy.”


“你这个小坏蛋,”Graves无奈:“以后我怎么知道你在叫谁。”


“那你大概就得多习惯了,”Newt绝不妥协:“我是要养小Percy一辈子的。”


“大Percy也要你养一辈子,”Graves把Newt抛回床上,倾身压了上去:


“或者让大Percy养你一辈子。”


“Percy!!!”


之后移步微博→戳我



评论
热度 ( 454 )

© kyugee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