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 Fingers and Custard.

【盾冬】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治愈向/一发完结

太喜歡這篇了ㅠ

纪翌:

趁着有网赶紧发。
-------------
1.
有时Steve觉得很同情Sam。你知道,那家伙是个退伍军人,又没有老婆或女友,每天工作结束后唯一的乐趣就是跟老战友在酒吧点两杯啤酒,再回家泡碗速食面。

但Steve不一样。Steve可是不管工作到多晚,每天都要回家的男人。

当Steve系着围裙哼着小曲站在电磁炉旁煮速食意大利面时,他知道Bucky就坐在他的身后,他知道他正看着他,他知道他扭过头去,Bucky的视线也不会挪开,Bucky就始终看着他。

Steve的心中油然而生出一种骄傲感。他可跟Sam不一样,他可不用吃泡面。他可是在家里要开火的男人,Bucky正满怀“期待”地等着他呢。

那是一种温柔的,满足的,从每一个毛孔中溢出来的幸福感。Steve特别想跟Sam说,Bucky是最好的。即使他不说话,Bucky Barnes也是这世界上最好的,比任何人都好。

然而Sam一点儿也不配合。每次Steve用一种特别同情的眼神看着Sam,并用一种特别做作的遗憾的声音说,“今天我得回家给Bucky做饭。”Sam都会说,“妈呀,就跟谁没谈过恋爱一样。”

你懂个屁,Steve想,Bucky是最好的。

2.
Bucky通常都在Steve入睡后才会睡着。因为Bucky就像一个免费的防盗警报器一样,摩托车警报器响一声他会醒,邻居家的狗叫一声他会醒,就连Steve翻个身他也会醒。

不知道是不是怕吵醒Steve,Bucky醒了也不会动。他直挺挺地躺着,瞪着两只大眼睛,一动也不动。

好几次Steve中途醒过来,一睁开眼睛看着Bucky正瞪着他,Steve打了个呵欠说,“你被我吵醒了?”

Bucky仿佛像吓了一跳一样,向后缩了一下。Steve把手放在Bucky僵硬的脊背上,背武器参数表给他听,一会儿Bucky的脊背再次软化下来,眼皮一跳一跳地沉下去。就像养一只凶悍的猫儿一样的满足感,你知道他不让别人碰,然而他允许你呆在他的身边,他一定很爱你。

只有一次。

Steve半夜起来上了个厕所,回来却发现Bucky没醒。Steve探头看了看,Bucky像往常一样僵硬地躺着。

可能就是没醒吧。Steve想。然而Steve就看见有一颗水珠顺着Bucky的眼角滑落下来。

“Steve,疼死了。”Bucky小声说。他仍然没有醒。他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动作,就好像并不是他在哭泣一样。只是另一个灵魂借由他的眼睛在哭泣。Steve看着眼泪一颗一颗地涌出来,滑落下来,一直滑落到脖颈上。

Steve抱住他,Bucky依然没有醒。Steve不停地亲吻他的头发和脸颊,把嘴唇轻柔地贴在每一块Bucky袒露出来的皮肤上,在Bucky的耳边留下大片大片的呢喃和湿漉漉的吻。

有时候,皮肤相亲比言语更能令一个人得到安慰。Steve安慰Bucky,也安慰他自己。

3.
在吃了一阵子的速食意大利面后,Bucky拿起叉子时露出了很是难以下咽的神色。又吃了一阵子,连腮帮子都瘦下去一大块。

Sam去他们家做客的时候说,“哎呦,Steve做的饭好吃么?”

Bucky瞥了他一眼,卷了一叉子面条,说,“挺好吃的。”

不过那顿饭Bucky也就卷了那么一叉子面条。

Steve开始更换策略了,每天回家的时候他都会给Bucky打电话。然后他们沿着一条街的苍蝇馆子扫荡过去,吃鲔鱼三明治和炸鸡排,买一堆鸡肉卷分给沿街乞讨的小流浪汉,粘的手上到处都是白色的沙拉酱和黑色的黑胡椒酱汁。

Bucky看上去吃的很满足。他干干净净舔掉了手指上的酱汁,然后赤裸地盯着Steve手里剩下的半个鸡肉卷。

“你想吃么?给你。”Steve把鸡肉卷递给了他。

Bucky的眼睛都迷了起来,他没有接过鸡肉卷来,侧过脑袋,就着Steve的手一口一口地咬着。然后他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声。

Steve看着他咬着手里的鸡肉卷。一个不小心,Bucky的牙齿蹭在Steve的大拇指上。

他们两个看上去大抵是这世界上最不生活化的两个人了,战争,政治,声望,非议。只有跟Bucky在一起的时候,Steve又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全然生活化的人。对的,不是英雄,不是宣传工具,不是一个沉睡了七十年的落伍者,就是一个人。平淡,踏实,每一个步点都落的信心十足。

他们路过了一家射击罐子兑换奖品的路边摊,Bucky停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最上面的广告横幅,“一美元五发,三发十环送美国队长人偶”。那人偶半人高,歪歪扭扭地坐在柜子上,眼歪嘴斜,Steve觉得长得一点也不像他。

“你想要么?”Steve说。

Bucky点了点头。

Steve把身上所有的硬币都翻了出来,他花了一美元让Bucky试了试枪。准星有问题,枪管也有问题。但是Bucky没对老板说什么。Steve把剩下的硬币都丢进了老板的手里。

三分钟后,Bucky和Steve一人腋下夹着两只巨大的美国队长布偶出来了,左手和右手还各抓了一只。一八四只,这是摊子上所有的存货了。Steve不知道Bucky为什么想要这么多,明明有一个活的1:1比例的美国队长在他边上。街边摊老板哭丧着脸,把剩下几个硬币还给了Steve。

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往家里的方向走的时候,被一个小流浪汉拦住了,“先生,赏两个钱吧。”

Bucky看了看小流浪汉,他把自己夹着的美国队长布偶塞给了小流浪汉。

“这是什么啊。”小流浪汉嫌弃地瞥了一眼布偶说,“我能要您的鸡肉卷么?”

Steve把鸡肉卷和剩下的硬币都递给了小流浪汉,“你叫什么名字?”

“Jack。先生。我叫Jack。”

Bucky看着Jack咬了一口鸡肉卷,如释重负地从Jack手中把他的布偶拿了回来,满意地重新在手里抓好,催促着Steve回家了。

4.
Fury给Steve了一个全息投影的便携式联络器。就是那种你站在上面,联络器对面的人就能看见一个3D版的你的东西。Fury让Steve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带着它,以便他能随时找到Steve了解任务进展。

但是Fury显然失策了。自从Steve跟Fury要了第二只备用的以后,Fury就再也找不到Steve了。主要原因是,Steve那一端一直在占线。

Steve把备用的联络器给了Bucky,去执行任务前花了十几分钟教他怎么用。他在联络器附近放了一把椅子,便于Bucky坐在那儿时,联络器扫描生成各项数据。

他们第一次用它时,Steve在俄罗斯的贝加尔湖附近执行任务。晚上回到酒店时,他看见Bucky的3D投影正襟危坐在桌子前面。这东西效果还真好,Steve探身去看,连Bucky脸上的微小的茸毛都看的见。显然Bucky也看见了他,3D投影有点不太舒服地向后退了退。

但有点好笑。Bucky一动不动,仿佛不敢离开联络器的有效区域。他往外迈一步,就会刺啦一声被烧着一样。

“Bucky,你不用一直坐在这儿。你可以去做你的事,我听得见你。”Steve说。

“哦。”Bucky回答他。依然一动不动地在那儿坐着。

Steve趴在桌子上写了一会儿行动报告,翻了翻和任务相关的情报文件。他不是抬起头来,就看见Bucky坐在那儿,手放在膝盖上,背挺的很直,像在参加什么军事会议一样。这和他印象中的太相似,相似到有好几个瞬间,Steve恍惚了一下,觉得这并不是3D投影,而他正在家里一样。他就放心地去做别的去了。

大约凌晨一点的时候,Steve过来关联络器,发现Bucky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着。Steve惊讶地说,“嘿,Bucky,我以为你去睡觉了。”

“可是它还没关”,Bucky指了指脚下的联络器,有点窘迫地说,“我可以去上个厕所么?”

Steve噗嗤一声就笑了。

后来的几天,Bucky渐渐习惯了联络器的存在。一旦任务结束后,他们好几个小时好几个小时地开着联络器。Steve把它踹在兜里去看材料,练拳击,洗衣服……洗澡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把联络器放在了离浴帘最近的地方,以便Bucky能听见哗啦哗啦的水声。

他也能看见Bucky。看见Bucky给自己煮面,看见Bucky给金属手臂上油,看见Bucky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打呵欠。当他看见Bucky在橱柜里翻衣服的时候,他颇为期待了一番Bucky会不会把联络器带进浴室。

然而Bucky只是随手把换下来的衣服盖在了联络器上。

5.
这次任务结束后,Steve受了点轻伤。九头蛇的特工把一只鱼叉钉在了他的右肩膀里。对于四倍恢复速度的Steve来说,这确实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伤口。不过出于严谨性的考虑,Steve还是在Bruce的要求下住了一个星期的院。

“你看,现在你没了左胳膊,我没了右胳膊,我们是一样的了。”Steve对Bucky说。

Bucky瞪着他。

“这一点儿也不好笑,Captain”,Natasha转向了Bucky,“你能帮他收拾一些生活必需品么?”

Bucky从家里拎来了一只大塑料袋,里面装着Steve的换洗内裤,Steve爱看的书,几只鸡肉卷和他靠射击兑换来的那八个美国队长的布偶。医生把鸡肉卷扣下来,说垃圾食品对伤口愈合不好,但是别的都允许Bucky带了进去。Bucky非常严肃认真地把八只美国队长的布偶严格按照家里床铺的方位,摆在了Steve的病床上。

“原来你的生活必需品是布偶啊。”Natasha玩味地感叹道,“还是以你自己为原型的布偶。”

“不,不是。”Steve磕磕巴巴地说,但他看见Bucky正盯着他,就把后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但是Steve不得不承认,也许Bucky坚持带着它们是有道理的。几只布偶散发着Bucky身上衣物柔顺剂的味道,让Steve觉得这里确实有点像家里一样。Bucky坐在他身边摆弄匕首,凶神恶煞地吓走了来给他抽血的护士,Steve睡着的速度都快了一些。

有什么人抓起Steve的手的时候,Steve醒了过来。他感觉不到光线,他意识到是Bucky抓住了他的手,于是Steve没有睁开眼睛,他假装自己还睡着。

Bucky把Steve的手贴在了自己脸上,他握着他的手,捧着他,Steve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心下Bucky细小的胡茬,扎的他刺刺挠挠地想要笑出来。但他强忍着,没有睁开眼。

Bucky保持着这个姿势坐了一会儿,然后他小声地安慰他,“Steve,一点儿都不疼了。”

Steve突然觉得眼睛一阵发酸。

当你突然得到了一件东西时,你才发现,原来你已经渴望它渴望了这么长时间。

6.
Steve出院那天,正站在床铺处收拾东西,一个小小的影子在外面探头探脑。“谁在外面?”Steve问。

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Steve认出了他,他是那个叫做Jack的小流浪汉。他打着结的长头发不见了,变成了干净的寸头,脸也洗干净了,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

“你怎么在这儿?”Steve问。

“我被收养了。”Jack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们带我来做体检。”

“真是个好消息。”Steve说。

“我还以为你们分手了呢。”Jack没接Steve的话茬,两只大眼睛胡溜溜地盯着Steve。

“谁分手了?”Steve狐疑地问。

“那个长头发的家伙呀。你最近都没有在那一带出现了呀。”Jack说。

“因为我受伤了嘛。”Steve抬起右手,给Jack看他短袖衫下的绷带。

“原来是这样。”Jack唏嘘极了,“你不知道,那个长头发的大个子看上去特别可怜。你不在,他就每天在你们走的那段路上晃来晃去。你看过忠犬八公吧?就像忠犬八公一样。大家都说,你一定是受不了他这么闷,跟他分手了。”

Steve张大了嘴巴。他没看过忠犬八公,他当然没看过忠犬八公。但是他知道Bucky的样子,他能想象医院的非探视时间时,Bucky一直不停地在那条他们走过的路上徘徊。

因为他也是那么做的。当他以为Bucky坠下火车时,当他看到了没有面具的冬日战士又不知道他在哪儿时,他曾一直在和Bucky Barnes生活过的那些地方走来走去。他知道,他只是太想念他了,而他也太想念他了。他们用这种方法陪伴不在身边的彼此。

Steve把那八个美国队长的布偶又夹在腋下带回了家,这次没有Bucky帮忙,说实话这些布偶的体积也太大了。

Steve在楼下碰见了正在买鸡肉卷的Bucky。他穿着夹克,排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刚好排到他。

“Bucky!”Steve大声喊。

Bucky回头看见了他,Bucky想跑过来。但鸡肉卷就要好了。他有些犹豫地看了看Steve又看了看鸡肉卷。直到老板把鸡肉卷塞进了他手里。

Bucky跑了过来。Steve把两个美国队长布偶递给了他。Bucky用肩膀把它夹住了。

Steve拉住了Bucky空着的那只手,他知道这场景看上去有点滑稽。考虑到他们抱了这么多东西,Bucky也未必会很舒服。

但Bucky并没有送开他。他犹豫了一下,把鸡肉卷送到Steve嘴边,Steve就着Bucky的手咬了一口。

你知道么?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去年的今天我发了自己的第一篇盾冬,今天特意看了一下,我想我那时一定没想到,这一年有3000个fo在看我写,收到了2万多个赞。谢谢你们。

更奇特的是,都已经过了整整一年,我还是一看到盾冬的视频就想哭,一想到他们过去的那些美好时光就想笑。前两天整理了一下,发现这一年自己写的东西都还蛮一致的,活着,爱,原谅,英雄,温柔。大抵可能在我心里,这就是盾冬一直这么这么打动我的地方。

曾经有一个姑娘的评论让我特别特别感动,姑娘说,谢谢po让我感受到你对盾冬的爱。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想我会一直写到下一次他们相聚吧。就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看腻。但是我想一直写下去。

毕竟,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评论
热度 ( 932 )

© kyugee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