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courage and be kind.

灿白_无题 短篇完结。



灿白_无题 短篇完结。


你身边有那种,平常爱活蹦乱跳,看似健康也不怎么常生病,但只要病了就会特别严重,需要花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能康复的朋友吗?边伯贤就是其中之一。


不常生病的他,导致了早上起床时想着怎么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以为是昨晚没睡好害的,没多想怕上学迟到,迷糊地收拾好,早餐也没买就直接去学校了。


是一直到上课时越来越不舒服,感觉身体时冷时热的,去保健室量体温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发烧了。于是跟学校请好假,中午就拖着不舒服的身体硬撑着自己回了宿舍。


回宿舍后开门进了自己和吴世勋的房间,边伯贤把书包随手放到地上,外套没脱,制服也没换就直接往床上躺去。


唉…早知道昨晚就不要出门在家吃泡面了。深陷在床中将自己缩成一团的边伯贤想。


如果昨晚乖乖地待在家里,自己现在是不是就不会一个人躺在床上难受了。边伯贤想着翻过了身,睁开眼注视着眼前纯白的天花板,嘴角上扬露出难看的笑容。


他的朴灿烈,再也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


边伯贤和朴灿烈是同学关系,也算得上是竹马竹马,两人从小学开始就很要好,朴灿烈爱黏着边伯贤,边伯贤也喜欢朴灿烈这个弟弟,两人的父母也都知道自己的孩子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整天黏在一起玩耍。神奇的是,不管是上了国中还是到现在上了高中,两人都很有缘份地被分在了同一班,感情从来没散过。


但最近,边伯贤感觉两人的关系正在慢慢疏远。


以前的朴灿烈总爱跟着自己,早上上学要一起到校门口买好早餐再一起去上课,在学校一下课就会到自己身边和自己聊天,或吵着要去福利社买小点心一起吃,中午也总会和金俊勉还有吴世勋四人一起到食堂吃午饭,下午放学更会拉着自己一起去校外吃完晚餐后再一起回宿舍,但最近的朴灿烈却很少搭理自己了。


朴灿烈知道自己有在早上喝冰牛奶让自己清醒的习惯,所以这阵子总在冰箱上留了张便条纸说自己有事就先去学校了,在学校也是一下课就往教室外跑,到了快上课才回来,中午吃饭虽然还是四个人一起,却总一个人快速地吃完说有事就先走了,放学也不再和自己一起吃晚餐,而是快接近门禁时间才迟迟回宿舍。


是一直到昨天晚上,边伯贤一个人走在去买晚餐的路上突然下起暴雨,正想着糟糕忘了带伞该怎么回宿舍,就看见朴灿烈和一个女孩一起撑着伞,两人有说有笑的,边伯贤才恍然大悟。啊…原来是交女朋友了啊,难怪最近都没时间陪自己了。边伯贤心里莫名地难受,这阵子和他疏远的原因终于有了答案。也不管是不是下着大雨,不管朴灿烈会不会看见自己,把外套帽子戴上就往大雨里冲回了宿舍。


回宿舍后边伯贤并没有马上换下湿透的衣服,或进浴室冲热水澡,而是回房里一个人思考了好久。朴灿烈交女朋友自己不是应该为他感到高兴吗,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喜欢朴灿烈的。边伯贤原本还开心地心动了一会儿,想着自己终于也有喜欢的人啦,才想起刚才看见的场景,和自己现在全身湿透发着抖是为了什么,眼神一下就暗了下来。但喜欢了也没用啊,毕竟这场暗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边伯贤想着闭上了双眼,眼眶和鼻子慢慢地变红,不断地告诉自己别想了,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现在只是因为生病太难受了。就将棉被拉上遮住自己的脸庞,不想让他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模样,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但在睡前的最后一个意识,却是如果朴灿烈没交女朋友,现在是不是就会像以前自己生病的时候一样,陪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了。


-


边伯贤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不对,应该是说自己昨晚和社团的学妹一起去买社团要用的材料,被他看见后他就变得有些奇怪。那时候虽然看见他淋雨了没错,但也没办法丢下学妹自己把伞带走追上去。


之后用最快的时间把东西买齐,送学妹上回家的公车后再回到宿舍后也不早了,就算边伯贤还没睡,和他同寝说自己还在长大习惯早睡的吴世勋早睡了,自己再去打扰也不好。


但今天是不是生病了啊,早上看他来学校时脸色好苍白,刚刚想找他和俊勉哥还有世勋一起去吃午饭,却说没胃口不想吃,昨晚没睡好想早点睡午觉,就直接趴在桌上拒绝了,但午休时间回来却不见他人影,倒是座位上的书包不见了。


是回宿舍了吗,他生病是不会照顾自己的,下午跟老师请假回去照顾他吧。朴灿烈想着,双脚不自觉就往老师的办公室走去。


得到老师的许可,朴灿烈收好书包,和金俊勉还有吴世勋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回宿舍了。走在回去的路上,知道待在宿舍的那人只要生病没人陪在身边就会特别难受,想想觉得心疼,得快点回去才行,慢慢地加快了脚步。


-


回到宿舍开门走到自己和金俊勉的房间把书包往里头随便一丢,就赶紧跑去敲边伯贤的房门。朴灿烈见轻敲了两下没人回应,想着应该是睡着了,便小心地把门打开放轻脚步走了进去。


本该让午后阳光照亮的房间,此刻却因为边伯贤和吴世勋两人十分注重睡眠品质,特别把房内的窗帘换成不透光的而一片黑暗。朴灿烈摸黑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了一点小缝隙让阳光照进室内,才看见躺在床上把棉被盖过头缩成一团熟睡的边伯贤。


朴灿烈坐到床边,小心地拉下棉被深怕吵醒边伯贤,却在摸到他异常高的体温,和看见他还穿着学校制服时皱了眉头。虽然有些生气,但想着还是他的身体要紧,要是烧坏就不好了,先帮他降体温吧,就把棉被拉开,小心地帮他把外套脱掉。


尽管朴灿烈的动作很轻,却还是把边伯贤用醒了。感觉到有人在帮自己脱外套,迷糊地睁开眼坐起身,晃晃还晕着的脑袋,揉揉双眼看清了眼前的人意识才稍微清楚点。


“别揉眼睛。边伯贤你知道自己发烧了吗,都多大的人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先把衣服换下来。”朴灿烈看着眼前刚睡醒的边伯贤,拦住他想再继续揉眼睛的手说道。虽然语气跟平时比重了些,也直呼了对方的名字,但谁叫你不好好照顾自己。


“你不是在学校吗怎么回来了?”边伯贤听见朴灿烈的语气,本来身体就难受了,刚被吵醒又莫名被凶觉得好委屈,虽然不想哭,但眼眶和鼻子却慢慢地变红。


朴灿烈看着他变红的双眼和鼻子,原本还想凶凶他的,却在看见他快哭时的表情舍不得了。


“是因为担心你生病了不会照顾自己才回来的,我们先把衣服换下来,等会儿再继续休息好不好?”朴灿烈换回平时和边伯贤说话的语气,轻摸着边伯贤后脑杓的头发说道。边伯贤先是看了他一会儿,才静静地点了头。


朴灿烈小心地抱起边伯贤,把原本坐在床上的他抱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好。这阵子没盯着他吃饭怎么感觉轻了,之后一定要带他去吃好吃的补回来。朴灿烈想着。


怕边伯贤自己换衣服会因为动作太慢着凉,朴灿烈一颗颗的帮他解开扣子,脱下他刚才因为躲在棉被里闷汗而湿透的制服,从一旁的衣柜中拿出睡衣帮他换上。过程中边伯贤安静地不发一语,乖巧地坐在椅子上任由朴灿烈帮自己换衣服。


午后慵懒的阳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悄悄地照进房内照射在边伯贤身上。边伯贤抬起头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在一旁的朴灿烈看来,此刻的边伯贤美好的让人不舍得他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等你烧退了我们一起出去走走,虽然昨晚下了场大雨,但这几天午后的阳光都特别暖和,出去晒晒太阳很舒服的。”朴灿烈帮边伯贤换好衣服后蹲下身,握住他放在膝上的双手轻抚他的手背,直视他那双惹人爱的下垂眼轻声说道。


边伯贤低头看着对自己笑得温柔的朴灿烈,不发一语地抬起手轻抚他上扬的嘴角。他有多久没陪在自己身边了呢,交女朋友之后应该也没机会了吧。边伯贤想着,这阵子因为被对方忽略而受到的委屈,一下就换作泪水落了下来。


边伯贤蹲下身的动作顺势推开原本坐着的椅子,双手往前一抱环住朴灿烈的脖子,扑进他怀里。


“我们伯贤最乖了,好乖,没事了。”朴灿烈接住突然扑过来的边伯贤,一手搂着他的腰把他圈进怀里,一手有节奏地轻拍着他的背。每个动作都让边伯贤感到温暖,却也同时让他感到更加地心碎。


“没事了,我不是在吗。”朴灿烈低头捧起边伯贤满是泪水的脸庞,心疼地帮他拭去眼泪。 “生病太难受了吗,太难受我们就去医院吧。”


“摁…不去医院。”边伯贤双手重新环上眼前的心上人,撒娇似的在他脖颈边蹭了蹭。 “你最近都不理我,不关心我了,灿烈是不是…是不是交女朋友了。”边伯贤开口满是委屈,却在开口后害怕听见令他心碎的答案而没了底气,越讲越小声。


“最近因为社团快成发了所以比较忙,忽略你让你不安了对不起。”朴灿烈拉开两人间的距离,额头抵着边伯贤的,直视着对方刚哭过而有些红肿的双眼。 “但我没有交女朋友哦。”


“但你昨天晚上不是…”因为靠得太近边伯贤的脸颊慢慢染上一片绯红,害羞的模样在朴灿烈眼里瞬间成了只温顺可爱的小猫。


“那是社团的学妹,社长托我陪她去买东西,怕女孩子一个人提太重了,伞也是因为她没带才撑一把的。”朴灿烈原本还担心边伯贤是因为发烧难受的哭了想带他去医院的,现在知道哭的理由后只觉得心里甜甜的,原来是担心自己交女朋友了啊。


边伯贤本想后退拉开两人间的距离,但却被朴灿烈按住了后脑杓阻止,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让原本靠得近的两人双唇碰到了一起。


边伯贤惊讶得瞪大双眼,朴灿烈虽然也愣住了,但回过神后却低声轻笑。伸手阖上他那瞪得比平常都还要大的双眼,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让两人的身体贴近些,大手扣住边伯贤的后脑杓,温柔地吸吮他柔软的唇瓣,加深了这吻。


边伯贤顺着朴灿烈的动作阖上双眼,收紧了原本环着他脖颈的双手,生疏地回应着。两人都温柔地亲吻着彼此,谁都舍不得结束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直到朴灿烈发现怀里的人身子渐渐发软,才松开了对方。


“吃药了吗?”朴灿烈抚上边伯贤现在不知道是因为刚才的亲吻,还是发烧而通红的脸颊,直视着对方有些迷蒙的双眼问道。只见边伯贤诚实的摇了摇头,朴灿烈皱眉又接着问,“早餐或中餐有没有吃?”边伯贤又摇了头,朴灿烈正想开口再继续说些什么就被打断。


“不是故意的,灿烈别生气…”边伯贤用他那双无辜的下垂眼看着朴灿烈,拉着他的衣角仿佛是在撒娇。


见边伯贤撒娇,本想生气的朴灿烈火又再次被压了下来,无奈地叹了口气,揉揉他的头发、亲亲他的脸颊,就把他抱起往房外走。


“你今晚先睡我这我才方便照顾你。”朴灿烈边抱着边伯贤走进自己和金俊勉的房间边说着。


边伯贤小声地说了声好,并不意外,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朴灿烈让生病的自己到他房里睡了。记得是从自己某次生病,明明白天时已经退烧了,夜里却又突然开始发高烧,幸好是朴灿烈放不下心来看自己才发现的,不然脑袋早烧坏了。自从那次后,每次只要自己生病,不管多严重,朴灿烈都会让自己到他房里睡才安心。


朴灿烈把边伯贤安顿好在自己床上,转身想去厨房做点东西给从早到现在都还未进食的小病患吃,手却在踏出第一步时被拉住了。


朴灿烈正想开口问怎么了,就见边伯贤有些不安、慌张地看着自己,手却紧抓着不放,才想起来虽然平时都是自己黏着边伯贤,但只要他一生病了这个角色就会反过来。


“没事的,我只是要去厨房帮你做饭而已,不会去其他地方。”朴灿烈在床边坐下,见边伯贤仍拉着自己的手便继续说道,“你起床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没吃饭是不是就不能吃药了?你烧再不退下来我会很担心的。”朴灿烈捧起边伯贤的脸颊,蹭了蹭他的鼻尖,像是在哄小孩似的说着。


见边伯贤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放开了拉着自己的手,朴灿烈说了声好乖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下又一下的轻啄着他的嘴唇,直到他的脸颊变得红通通,害羞又不满的哼了几声,朴灿烈才笑着又亲了一口才肯放过他。


-


晚上,吴世勋和金俊勉两人上完晚自习后回到宿舍,金俊勉像往常一样让吴世勋先去洗澡,而自己因为担心下午请假回来休息的边伯贤,回来就直接到了他和吴世勋的房前敲门,想看他有没有好点。


见敲了几声没人回应,本想直接开门进去的金俊勉才想起来,边伯贤好像只要生病了就会被朴灿烈接到他们房里睡,才走回了自己的房前。他对这习惯也已经见怪不怪,毕竟他们四人认识好长时间了。


金俊勉轻推开房门,只见房里的大灯没开,开着的是朴灿烈床边平时根本没在用,当作摆饰的小夜灯。小夜灯照射出的橙黄色光线虽然不明亮,但此刻却使昏暗的房间看着让人觉得温暖。


金俊勉借着灯光看到了睡着的朴灿烈,同时也看到了在他怀里睡得比平时都还安稳的边伯贤。


“哥我洗好澡想喝奶茶啦,陪世勋去楼下那间奶茶店好不好。”金俊勉听见吴世勋的声音,又看了眼躺在床上睡得安稳的两人。金俊勉嘴角上扬,小心地关上房门,往吴世勋的方向走去。


“小声点,你灿烈哥和伯贤哥睡了,今晚我去你们房里睡。走吧,买奶茶去。”


“哥你怎么这么开心?”吴世勋说着也想去他们的房里看一眼。


“没事没事,不要吵他们,我们去买奶茶,再不去店就要关了。”金俊勉伸手拉住好奇的吴世勋,牵过他的手就把想去一探究竟的孩子带到门口,准备出门买奶茶。


拖了这么多年看来是终于在一起了。如此登对的你们,一定要幸福呀。


- END -

评论
热度 ( 43 )

© kyugeegee | Powered by LOFTER